生活杂记

人渣的自白

终于得到自由的我,却变得更寂寞了。

从听到那两个字以后已经过了三个月,想当初听到那两个字往后的几天还抱持著希望,在地狱的边缘翻滚垂死挣扎。可能你会觉得我以「地狱」这个词彙来形容这种任谁都会经历过的事情有点夸张,可在我的心裡,这的确是个彷彿受尽地狱之火灼烫的伤心事。

起初的感觉是不著实的,以为只要像以往一样哄一下就能雨过天晴,没想到事情不像我想像般简单,我第一次看见极为理性的她。听到她确切回覆的那一刻,我的心是崩溃的,有生以来第一次嚎啕大哭得连站立的力气也没有,有生以来没有经历过比这更痛心入骨的事了,那种有如灵魂被撕裂的痛楚。

那天之后的数日后,我写了一封信,然后拜託朋友拿给她,然后再从朋友口中听到她冷淡的回应后,我继续徘徊于地狱之中。那以后的校园生活每天都很苦闷,坐在这块回忆之地,每一秒都有她的残影让我的脑袋感觉快要窒息,回忆也夹杂著碎片于我心中来回穿梭开割,那时常常感到受不了了,便拿起背包向老师随便编个藉口便转身回家。只是回到家后也没有变得比较舒畅,那个时间家裡不会有人,自己一个人思绪会变得更加繁乱,满满的脑袋只有她的背影,都是在担忧她往后的生活,担忧她的心会倾向哪个男人。我是一个懦弱的人,时常缅怀过去。记得曾经有一次我提起的分手,封锁了她的通讯软件好让她难找到我,没料到她致电来向我嚎天啕地,问我是不是真的要分手,其中还大呼了一句︰「我想死。」可惜当时的我还不了解当一个人说出这句话时心裡是有多痛。

嗯,当时的我还不了解,但这句话到现在也经常以她的声线在我脑袋中迴响。

那时躺在家裡经常萌生轻生的念头,因为我实在是找不到人生的意义,也向朋友坦言过有这种想法,结果当然是惹来一段训骂了。不过说实话,口中嚷嚷著想死丶想死的人,几乎十个有九个都没有真去寻死的。况且前面说过了,我是一个懦弱的人,即使有足够的决心也缺乏足够的勇气,这就是为什麽我还生存至今。至今这种想法也依然在我脑海中盘旋不散,我也常常奢望要是来一埸意外能夺去我的性命就好了。

青春期的时候看少女漫画比较多,那时常常认为要是自己将来能谈恋爱誓必会像各位男主角一样,像王子一样爱著像公主的她吧。可惜事与愿违,我成为了一个与自己理想完全相反的男人,一个不折不扣的人渣,人渣的程度就不在这裡详述了,你们只需要知道我是一个人渣就对了。那时躺在家中,经常回忆起以往的点点滴滴,不过大多都是回忆起自己的种种恶行。以后的日子裡后悔与遗憾充斥著我血管全身,想著想著不禁眼泛泪光,每天浸淫于感伤之中。

两个月后,因为不经意在社交网站看到她与友人的合照,因而触目崩心,整天于感伤中渡过。那一天,我再次不断回首过往,思念之情有如水从杯子大量满泻,就算没有倒满也会像啤酒一样冒泡溢出,势不可挡。

当天中午蓦然想起之前看电影时令我印象很深的一句话︰「人啊!正因为活著,才能相见。」那时的我恍然大悟,细思自己还在避忌什麽?是因为害怕连「朋友」的身份也失去吗?其实自己心底裡一早已知晓,哪能做回什麽朋友。倘若一个男人能与一个曾与自己热恋过丶同床过的女人再会,并且心裡毫无半点龌龊杂念去与其成为朋友,那种人要不就是情埸浪子丶要不就是专业的伪善者。我两者都不是,因此我知道自己只有两个选择,破镜重圆再次成为恋人或是……成为永远的陌生人。

当晚我行动了,在大概十一点左右致电给她,之后我有如被一下重击打落十八层地狱。

也许你们会觉得失恋这种事是大多数人的人生都必会经历的事,为何我能如此夸大其辞,说得好像真有如地狱之火,明明自己都没有下过地狱。嗯……,这个问题我这三个月也在不断反覆思考,到底是为什麽呢?于是我在大脑内经过一番斟酌后,为自己总括出一种可能性,也是我自己认为是最为接近答案的诠释。

上面提及过,我从年少时已经有一种要成为「旷世好男人」的理想,怎料在这段感情裡我所成为的角色却与当初的理想北辕适楚。最不堪的是,我是在这段感情完结后才意识到自己过往所做的事有多恶劣,以前以为谈恋爱就是没有隐瞒,要将自己真实的想法向伴侣表露无遗,即使知道对方听到后会感到痛心也在所不惜,从不掩饰自己伤人的锋芒,将人性的骨感折射得淋漓尽致。后知后觉的我在往后的日子裡不断地对以前的憾事追忆,心裡愈来愈难以忍受那种「理想的自己」与「真实的自己」对比之下所产生的强烈冲击感,心裡一直坚持的崇高道德观被猛烈衝撞丶想要弥补过错却没有赎罪的机会,油然而生一种强烈的自我厌恶感。这种自我厌恶感这三个月来不断缠绕著我,难以控制地不断回忆起自己怎麽一手蹂躏一个女生丶怎麽一手摧毁一段爱情。

以前她将爱慕的目光灌注于我身上,我却无时无刻觊觎著大叠的钞票。直到有刻她将目光移开,我才醒悟出哪个是最重要。若要在这段感情裡数算她的缺点的话,我几乎连一个都数不出来,都是我的错。

翌日的我完全走不出那晚的阴霾,心裡堆叠了一层又一层的伤感,伏在床上看著窗口,多次想一跃而下结束这种痛苦煎熬。无奈我终究是胆怯头颅著地爆开的痛楚,所以最后还是静静的拿起手机,轻敲玻璃屏,将心事告诉朋友B。

我与朋友B自幼便相识,他跟我同是懦弱的人,虽说同是懦弱的人,但在本质上却有著决定性的差异。朋友B从外到内都是一个散发著柔弱气息的男人,以前的他总是摆出一副弱者的容貌,所以一直受到爱人的欺侮。他曾屡次付出过努力与真心,却始终换不来一刻的忠诚,是个被命运捉弄的男人。而我,则是一个在欺侮爱人过后良心发现,再把自己搁置一旁自怨自艾的废物罢了。

我把那晚的事简略地以简讯告诉朋友B,不能详述的原因是因为当时的我在电话中语无伦次,大概连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说什麽。按下发送键后把电话放下,静静地等待朋友B的回覆,心中猜测著他会怎样谴责我过份的衝动。过了几分钟旁边传来「叮!」的一声,从屏幕上显示了四个细小的汉字在朋友B的名字底下。

「你很勇敢。」

我顿时感动得泪如雨下,本应做好了被斥责的心理准备,没想过寄回来的是如此感人心脾的一句说话。朋友B坦言自己没有这种勇气,亦指对她而言,我这回确实是狂妄之举。但对于他而言,我在硬撑著一个残酷的事实。我相信朋友B所用的「勇敢」这个词彙,无论是出于何种因素,都绝对是褒义的,想必是对我这种狂妄之举致上的一个最高敬意。

在一切刚开始时,实在有幸友人们听闻后都远赴赶来陪著我,我十分感激有幸能认识这一群朋友。只是在我大放悲声的期间,好像有一个朋友受不了我那丢人的容貌,在旁讪笑了一声,我是听得见的,印象也很深刻。这位朋友(以下称为朋友W)从来不缺乏异性朋友,对他而言,爱情不会是件重要的事,来就让它来,去就让它去,不会感到特别开心,也不会感到特别伤心,是个潇洒的浪子。可是我也从中感觉到他是个空虚之人,生活上丰衣足食丶社交圈子也颇为广阔,但内心是空虚的丶是不充实的。像他这样的人,大概从来没有试过真正的爱上一个人吧。

当初的我会每天都向友人们诉苦,刚开始时还好,友人都对我投以怜悯的目光,但到了后来,我所吐的苦水似乎会使人变得烦躁。他们觉得对我是对牛弹琴,我也一样。久而久之,我开始意识到不能再去相信什麽感同身受丶什麽切肤之痛,针不插到别人身上,哪有人会愿意与你感同身受去尝试理解你的痛。

想当初朋友B为情所困时我也是一样,多次怂恿他分手。口裡讲的是不忍心看著他一再受到伤害,但心裡想的却只是不屑他当时女朋友的行为,从而利用朋友B当时的文弱去发洩对他女朋友的不悦,却忽略了朋友B自身的感受。毕竟那时候我还得意洋洋地牵著她,那时朋友B的感受对我来说根本不痛不痒。此刻我才明白,原来当别人来向自己诉苦时大可不必说任何话,因为没有人会了解当事人的感受,也不要胡乱猜测事情的发展,因为猜错了只会使自己背负沉重的责任感,就像我对朋友B一样。到现在我也常常认为要是当时没有说那种话就好了,因为比起现在,朋友B为情所困的容貌可能会更来得好看。

前阵子友人们常忍受不住我那落寞的眼神,纷纷建议我到夜店或是妓馆,好让我藉著接触其他异性来将她忘记,以毒攻毒。乍听之下我显然是有点心动的,毕竟自问除了心理方面自己也算是个健全的男儿。但过了不久这种心动便烟飞云散,只因我察觉到自己是个拥有高尚爱情道德观的人,说白了大概也就是个古板之人吧。我无法忍受女人紧贴著不相熟的男人,一脸千娇百媚地扭动著身体露出荡妇般的媚态;我无法忍受自己心裡记挂著一个女人,又去与其他女人享受鱼水之欢。只得肉体激烈的碰撞,却没有灵魂交叠的感觉,这种性事大概也只会徒添空虚吧。我发誓这绝对不是在自命清高,充其量只是一种超乎常人的贪婪而已。

在她刚离开不久后,我满脑子都淨是想著要改变自己,想要变得成熟丶想要得到得更多肯定丶想要再次得到她的肯定。

当初朋友W与我都感到生活极为空虚,因此常想要一起埋首苦干成就一番壮举,可惜缺乏相关的知识,因此而停步不前,最后不了了之。最近朋友W的生活变得比以前充实了,我多少有些嫉妒,单纯对他充实的生活感到嫉妒。朋友W也常常邀约我参加各色各样的热闹活动,好像总是想要把我从孤独中拯救出来,对此我十分感谢他的用心。只是最近我察觉到,自己并不适合那样的生活。就像不能把淡水鱼丢进大海,比起热闹的街区与朋友间的七嘴八舌,我似乎更嚮往宁静的环境与适当的孤独。

环观三个月后的彼此,想必她在事业及生活上已有一定程度的成功了吧。而我却只是一介书生,整天浑浑噩噩摊坐于课室却没有汲取到半点有用的知识,至今仍是踌躇不前,一无是处。我感觉自己是个输家丶是个失败者。

就在最近,我又不经意从社交网站看到她分享的帖子,从内容中隐约能发现,我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发生了。我感伤万分,有时真希望她能把心一横,把我从她的社交网站删除,删除我那连讚好都不能按的挂名朋友关系。

最初,我是不希望她得到幸福的,儘管自己曾二度在信中祝她过得幸福。我曾写过两封信,其中一封如上面所说已交予她手,至于另一封长信到底有没有顺利的交予到她手中到现在也不得而知,我也不想去知。最初我多希望她能被外面的哪个坏男人伤害,然后哭丧著脸回到我的怀裡。只是后来每当我再有这种恶毒的想法,一些她曾对我说过的话便会浮现于脑海丶迴响于耳边。

「你永远都是这麽自私!」

「要是真有丧尸末世的到来,你大概会是像尸杀列车裡面的容锡那种人吧!」

每当忆起这些对话,我就对怀著这种恶毒想法的自己感到极为羞耻,无论再怎麽的想去改变,到头来自己还是一个有己无人的家伙。我试著去祝福她,却始终不能,我没法做到无私地诚心诚意祝她幸福。因此我只希望她不再受到伤害,我认为她已经被我伤得够多了。

夏目漱石曾经写过这麽一句话:「无论我如何爱慕她,对方若将爱的眼神灌注在别人身上,我不愿意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我对拥有这种潇洒爱情观的夏目漱石感到羡慕不已,不过这种情况大概仅囿限于还没开始交往的暧昧男女吧。我极为痛苦,只因我是个迟钝的人渣,我清醒地看著自己沉沦在一段不会有结果的爱恋。若问及此刻我的爱慕到底有多深,我可以以性命担保现在这个世上没人能比我更爱她。纵使我知道我与她已不再合衬丶纵使我知道她已结交新欢丶纵使我知道自己已再没能力拥抱幸福。

这是一个放荡的年代,年轻一辈总是喜欢在刚开始交往时对伴侣告诫一句:「我希望你不要想得太长远,我只希望我们能享受当下的时光。」这句话具有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同时也具有浓烈的矛盾感,他们害怕爱情带来的伤痛,却又想要以身试险窥探爱情的甜果。我说不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我也不会有任何动力去维繫一段扮家家酒的爱情,亦因此我常被友人嘲讽是个不入世的自闭者。

记得过往朋友B曾在喝酒时说过这麽一句话:「人与人,果然还是应该保持距离。」当时懵懂的我对这句话不明所以。事后才发现恋爱时所有的山盟海誓都只是一堆不切实际的纸上谈兵,充其量只是一种被美化的诈骗技巧,最终都将化为乌有。儘管在许诺时有多真诚,若在最后察觉到自身的无能,便会跌进苦痛的深渊,久久不能自己。人与人若太过亲近,就只会互相伤害而已。

前阵子与友人聊天时,他莫名大呼了一句:「好想谈恋爱!」当下听到这句话的我不禁从心裡予以一阵暗嘲。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人生来就是孤独的个体,即使没有恋爱滋润也能自在地生活,为何总是贪婪得去渴求爱情这种既虚幻又痛苦的事。

「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自然也不会有悲痛的来袭。」节录自太宰治的一句说话。

我很喜欢这句话,理性且富有感情。假若有一天我能放下这段感情,我不敢再渴求这样的情感,我不愿被人伤害,也不愿再伤害别人。也许是我太过懦弱,我没有勇气再跌进痛苦的漩涡,没有勇气再到地狱徘徊一趟。为了避免结束,我选择避免开始。因此我希望上天能对我宽容一点,不要让我与她在这细小狭窄的香港再次碰见,好让彼此永远消失于对方的世界。

也许有天我会忘记她的声音丶会忘记她的长相,甚至连与她的回忆也一併抛诸脑后。不过没关系,这就是为什麽我会留下这篇文章。我不愿让自己忘记这种痛苦的感觉,每当想起这种痛苦,我就会想起她,想起自己所作的恶行。

我是一个人渣,这是我内心的独白,同时也是我最真实的声音,请容我在此将其命名为─《人渣的自白》。

仅以此文,记载我丑陋的人性,同时纪念有那麽一个人曾经点缀过我的青春。

本站内容遵循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4.0 国际许可协议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自:人渣的自白

发表评论

理性发言,共建美好精神家园!